五分pk拾

热线电话:0755-8228 7950

公司动态

深圳远洋渔业深海求发展

       深圳远洋渔业深海求发展

       4家远洋公司年产值接近10亿元,远洋渔业规模占广东省一半份额

       龙岗区葵涌街道沙鱼涌村的陈村长一般白天都无所事事。尽管曾是渔民出身,又是这个小渔村的首脑,他现在基本不带领本村渔民出海,因为靠在附近海域打鱼根本无法解决生计。陈村长的处境反映了深圳近海渔业发展过程中遇到的现实。

       目前,海洋渔业在深圳海洋经济各产业中仅占0.4%的比重,远远落后于海洋交通运输、滨海旅游、海洋油气和滨海电力等产业。在5大产业门类中叨陪末座,显示出海洋渔业所处的困境。不过,近5年来,深圳的远洋渔业就如一颗新星,在近海捕捞遭遇的重重困境中冉冉升起,正在逐渐展现其不可估量的前途。

       深圳有4家公司从事远洋渔业,年创造近10亿元产值,居广东省首位。这个成绩是被近海捕捞困境逼出来的。

深圳近海渔业资源匮乏

       深圳沿岸海域一直以来是中国最具经济价值的生物资源栖息地,有各种海洋生物400多种,海洋渔业资源50多种,5年前估算的年捕捞量为7000吨左右。

       然而,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,深圳海域污染越来越严重。据海洋环境监测部门调查,深圳海域从4年前开始已基本处于中度污染程度。海域的污染源主要包括陆上和海上。陆域经济发展产生的大量污染物质未经严格净化就排入海中,给我市的海洋资源造成空前的压力。其中,西部海域的珠江口海水水质污染状况最为严重。受珠江水系沿岸工业污染影响,珠江口水质基本属于国家海水水质标准中四类或劣四类,为严重污染水质。深圳、东莞交界处海域的茅洲河一带跨界污染严重,属劣V类水质,附近海域生态功能基本丧失,沉重打击了传统沙井耗的养殖。

       一直被视为深圳最后一片“净海”的大鹏湾,情况同样不容乐观,在这个半封闭的海湾,受洋流的影响弱,也缺乏大河的冲刷,湾内海水稀释能力很差,海域生态环境脆弱。近年来湾内海水污染程度呈增高趋势,据海洋环境部门检测,大鹏湾部分海域无机氮污染的污染水平已经达到了四类。

       除海洋生态环境恶化外,过度捕捞是导致海洋渔业资源衰退的另一个重要因素。

       在深圳海域,常年有来自周边省市的拖网渔船作业,有个别不法船只深入峡弯附近水域,对大小鱼苗一网打尽,破坏了海洋渔业资源的生态循环。

       深圳的传统近海捕捞渔业发展空间的缩小,严重影响了渔业产值。据海洋渔业部门粗略估算,目前深圳本地渔业资源不足10年前的1/10。

金枪鱼比三文鱼更高档

       深圳沿海渔业资源的日益匮乏,迫使人们将目光瞄向远方的海域,从南中国海到东海,再到中西太平洋。在距离深圳以东4000多海里的帕劳、马绍尔群岛和密克罗尼西亚群岛,活跃着200多艘悬挂五星红旗的中国远洋渔船,其中就有几十艘深圳的远洋渔船,参与到国际远洋捕捞的队伍中。

       而6年前,深圳的远洋渔业还是空白。深圳市联成远洋渔业公司总经理李和协介绍,深圳从2001年起着手建设远洋渔业,以每年成立一家公司的速度,组建了4家远洋渔业公司,承担深圳的远洋渔业任务。目前,深圳拥有远洋捕捞渔船65艘,深圳的远洋渔业规模占了广东省一半的份额。4家远洋公司年产值估算接近10亿元。

       在《深圳市海洋经济发展“十一五”规划》中,有一句话引起记者的注意:规划建造25艘冷海水金枪鱼钓船,6艘超低温金枪鱼钓船,50艘金枪鱼延绳钓渔船。为什么金枪鱼捕捞放在这么重要的地位?

“金枪鱼是目前世界远洋捕捞业中最主要的品种,占总量的70%左右,是深圳发展远洋渔业不能忽视的因素。”李和协介绍。他掌舵的联成远洋有60艘渔船,其中自有渔船34艘,全部是捕捞金枪鱼的。远洋渔业分浅海捕捞和深海捕捞两种,前者主要依靠拖网进行经济鱼类的捕捞,包括带鱼、石斑、黄鱼等等,深圳市深水远洋渔业公司就是以拖网捕捞为主,作业区域在东南亚和舟山群岛一带;深海捕捞作业主要集中在金枪鱼品种上,以延绳和围网两种方式吊捕。延绳吊捕是在长10公里的吊绳上,系着密集的耳钩,工人一边放绳一边挂上鱿鱼、秋刀鱼等作饵,船行10公里后,就会有超过2000个钓饵进入50米-300米的深水中。如果赶上鱼汛,收网后将有30公斤-50公斤的金枪鱼密密麻麻地挂在绳子上。通过这种方式捕获的金枪鱼,被迅速运往基地后装箱转运日本、美国等地市场销售。

       一尾金枪鱼的价格有时不低于一辆奔驰。在国际市场上,一尾7龄的蓝鳍金枪鱼,如果体重达到200公斤,价格就相当于一辆中档轿车。如果体重500公斤,就相当于一辆奔驰轿车。顶级蓝鳍金枪鱼的一块腹肉,售价为每公斤1600元-2000元。

       据市农林渔业局有关负责人介绍,正是金枪鱼所具有的极高的经济价值,目前深圳远洋渔业公司捕捞金枪鱼的船队几乎全部在帕劳、马绍尔群岛和密克罗尼西亚群岛金枪鱼聚集区域作业。据国家农业部统计,我国19家金枪鱼捕捞企业在旺季仅每月销售给日本市场的金枪鱼产品就有1万多吨,增加产值5000多万美元。其中深圳远洋渔业占相当大比重。

远洋渔业走向深海须过三关

       当然,起步刚刚5年的深圳远洋渔业也面临新生阶段的困难。例如深圳企业普遍存在规模小、配套能力差、技术水平低等问题。而造成这些问题的主要原因在于三个方面。

深圳深水远洋渔业公司董事长赖一新表示,当前最影响企业生产的困难是资金问题。购置一艘超低温金枪鱼钓船需要上千万资金,维持一支远洋船队要应对燃料成本持续增加、人力成本高企、修船成本不菲、扩张资金投入不足等问题。世界燃油价格的上涨,使每次出海增加的成本越来越高。每艘船上的大约15名船员要每年轮换一次,交通成本不低。远洋船只要按照规定一年一检修,三年一大修,检修成本不容忽视。

       深圳尽管是省内最大的远洋渔业生产城市,但是至今缺乏远洋码头和基地。赖一新介绍,目前深圳4家远洋渔业公司,都是把深圳作为公司总部,但修船基地和配套基地放在其他沿海城市,例如深水公司卸货基地设在福州、联成公司设在厦门,企业营运成本较高,且不利深圳建设远洋渔业强市的发展。

       而在联成渔业总经理李和协看来,市场和消费意识是深圳远洋渔业发展的最大瓶颈。他在广泛市场调查后发现,消费者普遍不了解金枪鱼。在深圳的商场超市和酒楼,普通市民只知道三文鱼刺身而不知金枪鱼更为高档。联成公司曾经将500公斤金枪鱼运到深圳,进行市场营销,结果并不理想。市场消费没有充分培育,导致深圳的远洋渔业只能接受捕捞上游环节的角色,无法从市场销售的环节享受更高的利润。

远洋渔业冀望政府扶持

针对远洋渔业企业生存发展存在的问题,这些企业负责人建议,政府加大扶持力度,使深圳远洋渔业更健康地成长。

       赖一新建议,政府改变每年“撒胡椒面”分配农发专项资金的方式,集中为专项扶持基金,使无法利用渔船抵押贷款的远洋渔业公司能够获得无息或低息贷款,按照银行商业运作方式,由贷款企业到期偿还,以解决目前融资难的困境,尽快壮大船队规模和实力,增强抗风险能力。

       为增强深圳远洋产业地位,建议政府能够从沿海码头中辟出远洋专用码头,供企业检修渔船和回运渔品,通过完善配套设施,使远洋渔业成为带动相关产业发展的支柱,形成远洋渔业产业链,进而推动海洋渔业乃至海洋经济的发展。

       李和协建议,政府可以借鉴挪威政府扶持三文鱼的做法,首先从深圳商场超市着手,普及金枪鱼的大众知识,令更多的市民了解金枪鱼、进而培养远洋鱼品中高档消费习惯。毕竟,目前金枪鱼比三文鱼贵四五倍的价格,还不能为大多数消费者所认可。因此,希望政府从培养高端消费者群体出发,做大远洋渔业产品的终端环节,进而扩大贸易流通量,刺激远洋捕捞回运的规模,为企业生产提供稳定的需求基础。

海鱼知识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QQ:142 2861 831
电话:+86-0755-8235 1549
业务部: 0755-8228 7950
传真:+86-0755-8228 3172
E-mail:szshenshui@sina.com
地址: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人民北路3131号水产大厦20楼

五分pk拾 pk10玩法介绍 北京11选5遗漏数据 北京11选5投注 北京11选5投注 北京11选5 五分pk拾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 北京pk10稳赚 五分pk拾